理论文库

冲击“世界一流”的中国路径

2016年03月25日 13:44  点击:[]

“双一流”目标已定,中国大学吹响冲锋号——

冲击“世界一流”的中国路径

  到2020年,我国若干所大学和一批学科进入世界一流行列,若干学科进入世界一流学科前列;

  到2030年,更多的大学和学科进入世界一流行列,若干所大学进入世界一流大学前列,一批学科进入世界一流学科前列,高等教育整体实力显著提升;

  到本世纪中叶,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数量和实力进入世界前列,基本建成高等教育强国。

  11月5日上午十点,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门户网站和教育部门户网站,几乎同时发布《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民间关于“双一流”的各种猜测也随之尘埃落定。

  《总体方案》全文文本5266字,第一次提出我国大学、学科要在一定时间内进入世界一流前列的宏伟目标,字字句句凝聚着我国对实现从高等教育大国迈向高等教育强国的深沉渴望。

  以2013年上半年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从总结我国高等教育重点建设精神、梳理问题、研判形势为起点,经过近两年努力形成的《总体方案》,先后通过国家教育改革领导小组和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重重“大考”,终于从纸面走向实践。

  我国高等教育能否在世界舞台上展现自信与尊严?能否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有力人才支撑?直面激烈的世界高等教育竞争,需要勇气,需要自信,更需要改革创新、攻坚克难的勇气和毅力。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当然要以世界一流的标准来引领学校的发展,但更重要的是要有中国特色,发挥好文化传承的功能

  建“世界一流”,要走好自己的路“面对新的形势和任务,我们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必须直面并努力解决今天以及未来中国所面临的各种问题,与中国经济社会转型升级这个‘新常态’紧密结合在一起,努力走出一条自己的路,走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创建道路。”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认为,世界一流大学应该是常新的,与时俱进的。

  林建华就任北大校长后,反复强调八个字——“守正创新、引领未来”,就是希望北大能正道而行、弘扬正气,重塑大学的公信与尊严;能与时俱进,全面深化综合改革,始终挺立时代潮头。

  在清华大学校长邱勇的记忆中,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一直是清华大学改革发展的一个坐标。“16年前,清华大学积极响应中央建设若干所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一流大学重大决策的号召,紧紧围绕国家战略需要,率先制定和实施创建世界一流大学规划,持续推进重点学科建设、体制机制改革和文化传承创新,努力出人才、出成果、出示范。”邱勇坦言,在发现了量子反常霍尔效应、在国际上首次发现肿瘤标志物90热休克蛋白等一批标志性成果面前,更要头脑冷静,看到不足和问题,因为以往成绩是靠长期大量投入取得的,教学科研面临的基本问题没有变化,科教创新的重要命题没有变化。

  “与世界顶级大学相比,我们的差距主要体现在办学理念上、制度建设上、文化差异上,一流大学不是一流指标的简单堆砌。”邱勇一针见血地指出,清华大学要实现在“十三五”期间总体上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平的目标,在2050年前后进入世界一流大学的前列,就必须建立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学的发展模式,形成有中国特色的教育思想。

  今年是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实施的第五年,面临“小考”的教育改革发展任务中,自然少不了关于中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思考和实践。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面对新形势和新常态,中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必须要有更加前瞻的思考、更加深刻的内涵和更加明晰的路径。”上海交通大学校长张杰从刚刚闭幕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强调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中,解读出时代变革和国家发展赋予中国研究型大学的新的历史使命,即成为创新发展的动力之源。

  张杰认为,尽管中国有多所大学在世界大学排名的指标体系中已经进入百强,但指标的变化和提升不能完全反映大学的实力和水平。世界一流大学的本质特征在于创新能力,在于对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做出根本性的贡献,这也是建设创新型大学的根本目的。

  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和世界一流学科?《总体方案》的出台,让不少大学校长开始重新审视新时代背景下有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的深刻内涵。

  “世界一流大学应该有两个核心特点:一是拥有世界一流水平的教师和学生;二是有一套完善的制度体系,为教师培养人才、科学研究提供支持和高效的服务。”苏州大学校长朱秀林认为,作为一个比较的概念,世界一流大学在国际上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而建设有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当然要以世界一流的标准来引领学校的发展,但更重要的是要有中国特色,发挥好文化传承的功能,“中国有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和灿烂文化,这是我们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土壤、水分、空气和阳光”。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校长王焰新则认为,世界一流学科是世界一流大学的基础和根本标志,世界一流大学并不限于综合大学,也不受制于办学规模,世界上一些学科特色鲜明的高水平大学同样能够跻身世界一流大学行列。

  除麻省理工学院、加州理工学院这些知名的以理工科见长的高校外,在2015年US News全球大学排名中,学科特色鲜明的得克萨斯农工大学(全球综合排名88位,农业特色鲜明)、荷兰瓦赫宁根大学(全球综合排名109位,农业排名第1)均位列全球综合前150位,进入世界一流大学行列。

  “学科特色鲜明的大学要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必须在体现学校学科特色的领域达到世界顶尖水平,成为国际同类学科的领跑者,同时有若干个相关学科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在相关研究领域世界范围内形成重要影响力。”王焰新认为,《总体方案》明确提出了中国特色、世界一流,是中国高等教育自信迎接国际竞争和挑战的具体表现,其中也包含了高校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创新驱动力的新期待。

  《总体方案》的五项建设任务之一,便是着力推进成果转化。深化产教融合,着力提高高校对产业转型升级的贡献率,推动重大科学创新、关键技术突破转变为先进生产力,增强高校创新资源对经济社会发展的驱动力。

  “世界高等教育的发展历程,正是大学不断地从社会边缘走向经济社会中心的过程。人们对大学基本功能认识上的每一次深化,都是缘自大学在事实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王焰新认为,高校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驱动力具有无可替代的优势,在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过程中,增强高校创新资源对经济社会发展的驱动力,成为一项重要的任务和必然要求。

 

 

 

转自:中国教育新闻网(信息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作者:柴葳)

上一条:学徒制归来,谁说职业教育不能培养大学生?

关闭